当前位置油田故事

陈宇飞的管理经

作者:苏玲时间:2014-04-01来源:新疆石油报

2009年11月9日,陈宇飞接手克拉玛依钻井公司30639队。2013年,井队成本节约在公司65支井队中排名第三,全年成本节约了61万元,年累计进尺连续三年上二万米。

2013年,该队在重18井区会战中,在40多支民营钻井队竞争中, 28天8开8完,工期控制在3.5天,一口480米的井,以工期34小时创区块最高纪录。

那么,作为队长的陈宇飞的“管理经”是什么?

50元的玻璃自己换

2009年11月,陈宇飞接手30639队后,着手推行材料计划“五级审核”,规定每领一个材料,哪怕是一公斤16.24元的棉纱,都要逐一经过岗位人员、司钻、大班、副队长、成本员、队长五级审核。

2013年7月,司钻每天都要盯着看的指重表的玻璃在搬家安装时碰碎了。指重表就是司钻的眼睛,为了不影响安全生产,保护好指重表里的机芯,得赶紧安装一块玻璃。

陈宇飞了解到,安装需要从白碱滩到井队来回的运输费、人工费、材料费共计580元。

陈宇飞一听连连摆手,说:“算了,划不来,我去看看,能节约一点是一点。”

陈宇飞量好尺寸,带上值班车立刻到了白碱滩三环建材市场,自掏腰包,花了50元钱划了一块圆型玻璃。陈宇飞用床单包裹好,小心翼翼地将玻璃捧到井队上,钻工很快就安装好了。

这块玻璃一直使用至今。

胶皮虽小细算帐

2010年4月的一天,井队泥浆泵的凡尔体刺坏了,副司钻李海生停机、断气、挂牌、检修,陈宇飞一直在旁边观察钻工更换凡尔体。

泥浆泵正常后,陈宇飞弯腰从地上捡起换下来的凡尔体。他发现,即将被扔掉的3个凡尔体中,其中1个完全损坏,另两个只是胶皮剌坏。

陈宇飞对着副钻李海生问道:“小李,你说这个凡尔体还能不能用?”

李海生看了看凡尔体,低声说:“换个胶皮还能用。”

陈宇飞说:“一个凡尔体150元,一个胶皮19元,以后,只要本体是好的,我们可以换胶皮。”

就这样,陈宇飞一到30639队,从小小的“胶皮”、“大钳牙板”开始抓成本管理。私下里,井队员工对这个新来的队长有些看法,“多事”、“周扒皮”、“吝啬鬼”。

但很快,30639队的老员工开始对这个新来的队长刮目相看,老大班张鸿瑞说:“我们节约得越多,年底奖金就越多。”

“成本管控靠一个人吼可不行,必须全员参与。现在,大家比我还清楚价格。”陈宇飞笑着说。

设备如人有感情

2011年,30639队的那套设备已经服役6年,那部钻机是ZJ—30车载钻机,在公司数台同类钻机中,这是一部 “独生子”。

打井拼的是设备,面对这部全公司独一无二的钻机,遇到设备配件、材料损坏的情况后,如果不及时组织修理,井队只能停工等配件。

陈宇飞说:“设备如人,你对设备好,设备才能对你好,不会找麻烦。”

对设备的使用、维护、保养,陈宇飞格外上心,特别是在柴油机、发电机的“三滤”,即柴油滤清器、机油滤清器、空气滤清器的投入上,陈宇飞一反吝啬的常态,他常常督促小班勤检查,及时更换。

陈宇飞说:“设备如人,病从口入。‘滤子’就像人的‘肾脏’和‘呼吸道’,如果这些地方被脏东西侵入,就会生病,所以,不该省的不能省。”

2014年,市场形势越发严峻,陈宇飞想好了,他要在油料、材料、节能的管控上下功夫,加强控制,多打进尺,带着员工大步朝前走。

更多>> 油城脉动

更多>>油城纵深